Mr.影子

冒牌青梅


人物

青梅(吴映洁):
江家少爷江竹马的小丫鬟,幼时被江竹马在雪地里捡到的,小自己两岁的小姑娘,名字也是江竹马取的,小时候精灵古怪,长大后安静贤淑。

江竹马(白敬亭):
全上海最大的贸易商——江府的独子。性格阳光活泼,贪玩好动,善良坦诚。

昭清莹:
昭府大小姐,名门贵族,留洋回来的钢琴才女,从小体弱多病,不能做耗氧大的运动,性情温和,优雅高贵,把尊卑看的很明白。

昭舟木:
“摇曳乱世,花从雪中开。青梅恰好,却往他园栽。”昭家三少爷,昭清莹的弟弟,大哥昭源从军,他学医。

【楔子】:
        “竹马一去归途遥,空留青梅独自老。”
        此名是你取,此句是你教,原是你早就定下了结局,我甘愿空守,只是...我只是冒牌的,怎么就应验了呢?

【上】
1935年2月29日
        我来江府已有二十日,字是少爷教(“教”字是江竹马写的)的,少爷是我的恩人,那天大雪,如果没有他,我已是死人,少爷还给了我名,从今以后,青梅(“青梅”江写)我的命便(“便”是江竹马写)是少爷的了。
—————我是日记内容分割线(以上)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因为刚刚学写,还有很多字不会,所以一些字是江竹马代写的。下面还有很多“江竹马”的名字,是青梅在练习,字迹歪歪扭扭的,但看得出来,每一笔都很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 1927年1月17日,江竹马出生了。他很幸运,出生在这样一个有地位的家里,在江家,他很安全,虽然外面战乱连连,但是他仍然锦衣玉食,成长环境在他父亲的商贸下保持得很好,所以他也一直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    1935年2月9日这天,深夜,府外有什么人来来往往的,四处翻找着什么,江竹马被动静吵醒,下榻来开门,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,守门的小厮从瞌睡中醒来,拦着江竹马,“嘘~少爷,这世道不太平,您还是早些歇息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可啊,少爷。”小厮抱住8岁的江竹马就朝屋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放开我!你...”江竹马捶打着小厮,他们听到花园的草丛里有什么动静,瞬间都安静了,警觉的朝草丛看去,小厮放下江竹马,嘱托他到房间里去,自己拿着旁边的扫帚,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挪过去,“谁...谁,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    见没动静,他拿着扫帚一端,用另一边拨开草丛,门沿边的江竹马眼睛雪亮,一下就看到了,雪地里,趴着一个小姑娘,他跑出来,“快救她!”

        小厮连忙丢了扫帚,冲过去,试探了一下鼻息,还有气!他抱起小女孩,她看起来比江竹马还要小得多,江竹马让抱进他的房间,小厮不知道该置她于何处,江竹马着急,“快把她放床上呀!然后去叫张叔叔来!”

       他拉过自己的被子给这个小姑娘盖得严严实实的,他碰了一下她有些脏带着血印的脸,很冰!

        他随手扯过毛巾,倒了一些桌子上的温茶在毛巾上,浸湿了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泥,小厮带着张医生来了,江竹马立刻让开位置。

       张医生是江府的专用医生,他检查了一下这个小姑娘,因为在雪地里带的时间过久,脉搏虚弱,处于休克状态,需要调养一段时间,才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动,他开了药给看门小厮。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自出生以来,就没见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人物,如今见着了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娃娃,他既开心又好奇,说是要放在身边和他一起睡。叫来了他的奶妈,帮忙清洗这个小娃娃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小姑娘在他的床榻上,和他同床共枕了五日。

        第六日,清晨,床榻上江竹马一手揽过小姑娘的肩睡得正香,小姑娘醒来看见眼前的陌生人,害怕的咬了江竹马一口,江竹马痛醒,“哎哟!”下一秒反应过来,“诶~你醒啦!”

        小姑娘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血色,害怕这个陌生的环境,可是又不得动弹,声音轻轻的: 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没听清,凑近了一些: 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江竹马,几天前在雪地里,是我救了你,你叫什么名?家里的人呢?你是怎么到我家来的啊?”
小姑娘想了想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忘记了呀?”江竹马暗暗窃喜: “那我也总不能一直叫你姑娘吧!我给你起一个好了!嗯...我记得书上有一个词是说关系好的,叫...叫,啊!青梅竹马!以后我就叫你青梅了!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 她看着眼前这个俊朗少年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几天,江竹马经常哪也不去,一天都待在自己房间里,陪着青梅聊天,给她说自己的故事,江家的故事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 青梅吃药的时间到了,也不要下人给青梅喂药,他亲自给她喂,坐在床沿,脚都还不能着地,捧着雕花瓷碗,他吹呼着每一勺药,很有耐心的将药送到青梅嘴里,青梅也渐渐的恢复正常,第十天,便已经可以下床随意走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 她很感激江竹马,无家可归的她,在别处不过是漂流打工,同是打工,她希望可以在江府伺候江竹马,江竹马把她当做玩伴,自然是同意的。青梅年纪虽小,只有6岁,但品行端正,谦卑懂事,从不耍小性子,也深知自己下人的身份,一直对江竹马恭敬有礼。

—————我是日记内容分割线(以下)——————
同年3月26日
        青梅会写的字越发多了,全是少爷教的好。
午时,我同少爷玩,不慎冲撞了归家的老爷,实在鲁莽。老爷一身好看的黑色西服,一双皮鞋被擦的发亮,少爷说老爷这一身行头都是洋人做的,虽然青梅还不知道洋人是什么人。
老爷身材很高大,像府里待的时间最久的阿妈说的那样,老爷很有威严,老爷说一,没人敢说二,即使是夫人也不例外。
—————我是日记内容分割线(以上)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那日正午,江竹马的父亲——江淮,在国外出差归来。头带着黑色英伦爵士帽,一身西服外面套了一件大衣,围巾尾部在风中摆动,踩着一双边缘还有雪的皮鞋,踏进府内,仆从们纷纷停下手中的事物,低头鞠躬迎接江淮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 江淮没想刚进门,就被一个只有自己三分之一左右的小娃撞到。小娃没看路,无意撞到他,小小的一个倒在雪地里,红噗噗的脸仰面朝天,微微皱眉,不知畏惧的慢慢爬起来,歪着头打量他,江淮看着她,一向严肃的他脸上竟多出来一丝柔和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!您回来了。”不远处追着青梅过来的江竹马不再嬉笑,规规矩矩的站好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    青梅正手足无措,阿妈赶来,提起青梅往她身后站了站,连忙跪下赔不是: “老爷,是老奴的错,没有加紧管教,青梅这才无意冲撞了您,还请老爷不要怪罪她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 青梅也意识到自己的过错,跟着跪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看着跪在雪地里的青梅和一直照顾自己的年迈的阿妈,实在心疼,“父亲,是儿子追赶青梅至此,青梅定是不小心的,父亲就...”

        江淮立即变得声色俱厉: “功课可都做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一向敬畏江淮,此时说错了话,更是小心: “尚未完毕,儿子这就速速回了书房完成,可是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还不就去?”

        见江竹马迟迟不愿离开,江淮径直走过,“事多繁忙,小事就不要烦扰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这才放下警惕,扶起阿妈。青梅自知是自己做了错事,还连累少爷挨骂、阿妈受苦,也不敢起来,江竹马不以为然,拉起青梅朝书房去。

        书房里,他一边习字,一边同青梅讲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 “父亲是一个很严厉的人,他不允许我出错,他说,在这个刀光剑影、枪林弹雨的上海,犯错就等同于自杀,其实我觉得也不见得那么严重,总之,在江府,出错了就要受到责罚,没有人可以违反他的规定。”说着,江廷皓叹一口气,嘿嘿笑起来:“不过很庆幸的是他不常在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 青梅在一旁乖巧的听着,顺便帮他研墨,和寝屋不同,这里有很多木柜子,里面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,青梅在心里感叹江府的壮阔,四处望了望,望见第二个书柜中间的隔层那里有一个盒子,很显眼的红色木盒子,她好奇: “少爷,青梅无知,请教那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顺着她指的方向寻去,看到了那个木盒,他走近书柜,垫垫脚,把木盒取了来,表面已是灰尘堆积,不过也看得出木盒雕刻着很漂亮的图案,“我记得...好像是,”拨开精致的金属扣,打开盒盖,里面是一支钢笔,黑色有光泽,镶着金边。

        青梅眨巴着两只大眼睛: “哇,好漂亮,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 虽然许久未见这东西,江竹马倒也不觉得稀奇,拿出来,“这个叫钢笔,和毛笔一样是用来写字抄文的,要吸了专用的墨水才可以写的,父亲给我了,但他又叮嘱过不许用,府里连墨水都不曾买,我哪里用得上?也不记得是谁赠给父亲作礼的了,若是父亲自己的,那我便是可以转送你的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钢笔的构造介绍给青梅。

        青梅连连摇头: “青梅谢过少爷好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阿妈遵照夫人的意思端来了去核的红桃,江竹马咬了一口,发现里面的汁红红的,又看了看乖巧的青梅,放了盒子,招手让青梅过来面前坐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说可以睁开前,不许偷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半晌过去,江竹马终于肯让青梅睁眼了,江竹马拿来母亲的镜子,青梅的嘴唇和眼皮红红的,像上了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青梅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“我知道少爷是用红桃给青梅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江竹马放下镜子,盯着青梅,笑着随口一说:“挺好看的,以后我给你买真的胭脂吧!”

—————我是日记内容分割线(以下)——————
同年5月16日
        今天和少爷一起去河边钓鱼了,少爷可厉害了,钓了十一条鱼呢!虽然我只钓到一条鱼,但是少爷还是夸奖我了,还分了他的鱼给我。

同年6月20日
        少爷不仅教我写字,这些天还教我作画,少爷说我天赋不错,有可能以后比他还厉害,那怎么可能呢?

同年7月7日
        最近得意忘形了,一时忘记了身份,吃了少爷的糕点,被府里的蔡姐姐看见了,应该是她告诉了夫人,所以才被夫人叫过去,竹条打人好疼啊,幸好少爷没有发现,不然,他会不会怪我吃了他的东西?

同年8月15日
        少爷带我去买风筝,在铺子前问我喜欢什么就买什么,等我选好,他又选了自己喜欢的给了钱,我知道我没有权利生气,但是忍不住性子抱怨了少爷,见我烦闷,他竟然取笑我,可是他又回到铺子,把风筝换成了我喜欢的。

同年9月17日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夫人的寿辰,府里忙得不可开交,也来了很多客人,少爷很开心,会宴上他也没吃多少东西,很着急的样子,就拉着我出去了,让我陪他买煎饼果子,他买了两个,给了我一个,说我帮忙那么久,肯定还没吃什么东西。

同年10月23日
        我终于可以把少爷画得很像了。想和少爷分享这个成果,不过他不在。

同年11月2日
        没有了少爷撑腰,府里的丫头们就知道欺负我,别以为我好欺负!我会十倍奉还的!

同年11月16日
        弄坏了她们的衣服,虽然仇是报了,但是我也被夫人惩罚了,必须帮她们把衣服重新补好,然后洗干净,为什么她们有错的时候不罚她们呢?夫人真是偏心啊。

同年12月30日
        少爷为什么还不回来呢?青梅最近总是头昏脑涨的,是不是因为太想念你了?

        ......

1936年1月6日
        昨天被她们冤枉,夫人又罚我了,夫人为什么就是不听我解释呢?是不喜欢我么?可是,青梅真的没有做啊...

同年1月19日
        今早醒来发现少爷在旁边坐着打盹儿,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着少爷了,少爷好像又长高了?我慢慢起身,想找个毯子给少爷盖上,但我还是把他扰醒了,他说我晕过去两天了,他本来是想17号那天回来给我个惊喜的,没想到我没有等到见他,就晕倒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说他帮我教训了那些欺负我的人,以后她们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了。
        少爷带回来了一双很好看的鞋子,上面的绣花很好看,绣工很精致,看大小我以为是送给夫人的,可是少爷说是给我以后长大了用的。这个礼物太贵重了,我没敢要,少爷便帮我收起来了。
—————我是日记内容分割线(以上)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几年里,青梅和江竹马也都渐渐长大,一起习文弄墨,吟歌赋诗,出双入对,几乎形影不离,旁人看了都以为江府给他们家少爷养了个小媳妇,有几个熟络的偶遇他们出门游玩,还总打趣:“真是‘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’呀!”

        青梅问过那些说这话的人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:他们两小无猜,相处温馨又美好。
青梅想:青梅和竹马...组合在一起就一定是美好的呢!
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次...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