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影子

来日可期——(短篇)

《来日可期》【下】
   

    地球大小约为502785515平方千米,赤道的周长约为40066.449公里,全世界75亿人,中国占了约19%。毫无关联的两个人能够相遇,相识,再相知,直至相恋的概率有多少?

    如果真的要计算的话,那还真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 吴映洁中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,16岁出道,年纪轻轻就学会了独立,她很感谢自己没有因为父母离异而变成坏孩子,她也不怪自己的父母,但其实,她是羡慕别人的。

    就像吴映洁说的:

    企鹅是一夫一妻制,一生只爱着对方,企鹅爸爸在外工作,企鹅妈妈在家里照顾宝宝,清晨,企鹅妈妈就在家门等着她们的老公了,爸爸们带着食物一步一步的走过崎岖蜿蜒的路,远远地就在呼唤着他们的爱人。好感动啊~

    世界那么大,能够做朋友不容易,所以我很珍惜身边的人。
   

    白敬亭的不同在于,他虽重情义,不过分性别,不是对女性有什么特别的看法,反而是他看得很明白,普通的女生对他来说只是比自己弱小的群体,他会作为强者去照顾她们,但不会留多余的情让人误会。

    白敬亭自己也说:

    可能我的思想比较老派,我不知道为什么要“撩妹”,撩完人家,又不跟人家处对象,不是很懂。要撩肯定是撩自己喜欢的人。

    我性格挺分裂的,要是喜欢上一个人,真不太确定自己会干些啥。

    真有喜欢的人,我可能还会主动一点,恩...什么事都关心。
   

    即便是再小的概率,我想,如果是他们,那也一定是命中注定。

   
【注: 下面的内容是一个梦中梦,我怕我写得不够清楚,你们看不懂,所以先提示一下,本来不打算先说明,想让你们自己看懂的,但是感觉自己水平不够,写不出那种效果!要是还看不懂,评论一下,我改!】

    睡梦中醒来的吴映洁看了看周围,熟悉又陌生,这是她自己的房间,手机屏幕亮着,里面是下一期明星大侦探她要扮演的角色。

    原来,之前发生的都是自己的梦啊...

    “啊~呜呜...”她蜷缩着身体,抱着被子,把头深深的埋进去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 这还真是应验了自己说的“同事而已”。
   

    泪,模糊了她的视线,一直以来他们在明星大侦探扮演的角色频繁浮现,然而那些已经不仅仅是节目里面的角色,吴映洁看到的,是活灵活现的成了自己和他的生生世世,从最远的仙界“昆仑”开始,从古至今,他们一起参加的每一期都变成了那一世的故事。

    和角色里的设定一样,大部分时候,她有自己爱的人,他也有自己的家庭,他们都不是对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却参与了对方的生活,即使是匆匆过客,也成为了那一世的缘分。

    吴映洁也有幸作了一回自己故事的旁观者,看着这每一世自己和白敬亭的那一点点联系,心里又苦又甜。

有时候,我们会忘却了自己现在处在梦里还是现实,真真假假不过一念之间,你希望是真便是真,愿它是假便是假。

当吴映洁双眼重新清晰的时候,那些前世的回忆没有了,自己竟是抱着一身将军服的白敬亭跪坐在地上,他胸口插着几只箭,满身是血,她哭得稀里哗啦,导演编辑都叫“卡”了,可她依然止不住的流眼泪,那一滴滴热流“啪嗒啪嗒”地落在白敬亭脸上。

白敬亭发现吴映洁戏过了,迫不得已从死人状态睁开眼睛,伸手给她擦眼泪: “喂,我演的只是你兄长,别跟死了夫君一样,都看着呢...”

吴映洁哪里管现在是不是在演戏,也不在乎是不是在综艺节目里,只知道,自己是多么的稀罕白敬亭,她怎么舍得他死?

【回归现实!😂】

“呜呜呜~”

“怎么?做噩梦了?”

吴映洁这是第几次睁开眼睛了?这又是梦吗?

泪眼朦朦的她紧紧抱着白敬亭,毫无顾虑的亲吻着他的脖颈、锁骨、喉结,磨挲着,白敬亭没有拒绝她撒娇一般的亲近,环住她,只轻轻的在她耳边低语: 现在是真的了...

吴映洁停下动作,瞪大眼睛看着他,白敬亭两眼微眯,颧骨微升,嘴角微扬,凑近吴映洁亲了一口。

“啾~”

“别介意我,你可以继续的。”

吴映洁还是懵的,抬起双手捏了捏白敬亭的脸,触感实在,这才反应过来,可又被白敬亭偷袭了。

“你...你你你...我!”她抓起旁边的被子遮住羞红的脸。
白敬亭手臂用了些力把她搂得更近了,温柔的亲了一下吴映洁的额头: “我可能和你做了个差不多的梦。”

“你也做梦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么梦?”

“关于你的。”

“...什么样的?”

“先不说这个,鬼,我问你,你一定要好好回答我...”白敬亭抱得紧了些。

吴映洁察觉到他的不安,也靠得近了些,“嗯,你问吧。”

“你相信我吗?”

她早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固执,就猜到他的不安是因为什么,他是爱自己入骨的白敬亭啊,她怎么可能不相信他,不过是自己一直以来孤独惯了,有个人宠着的时候,又因为太怕失去,所以总提醒自己别太依赖,一路走来,时间没有削减他们对对方的在乎,这就是他们互相爱着的证据。

“伯父伯母介不介意黄道吉日啥的?”

白敬亭把她松开,握住她的肩膀,死死的盯着她,有点生气: “好好回答我。”不过立马发现了什么,“等一下...等,”

“哈~天哪~”随即就是白敬亭无法控制的笑声,“哈哈!”平躺在床上,仰天长啸。

吴映洁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,坐起来,小声嘀咕:“笑什么啊?人家很认真的诶...”突然大声: “不和你说了,还要工作呢!”

她爬过白敬亭的腿,下床穿鞋,穿好后,白敬亭坐在床上,拉住她,歪着头: “说好了啊,明天就跟我回爸妈那里。”

吴映洁甩开他的手: “谁理你!”

后来回白家的路上,白敬亭给吴映洁讲了他的梦,梦里一开始也和吴映洁看到的差不多,是他们的前世,再睁眼的时候,吴映洁是一个白家的仆从,是白敬亭小时候捡到的小丫头,他一直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,当时他们生在民国,白敬亭有自己的未婚妻,并且很爱他的未婚妻,而他们只是一场利益婚姻,他的未婚妻并不爱他,那个故事里,吴映洁扮演的丫头一直默默爱着白敬亭,直到最后也不离不弃。

“因为我专一啊,不过那个梦里,你也挺专情的嘛~”

“我专情的人不是那个大小姐,在那里的我只是太怕失去吴映洁了,怕连朋友都做不了。”白敬亭苦笑着看着旁边的吴映洁。

吴映洁温柔的回应,举起他们十指相扣的手,“哇!好闪!嘿嘿,我们可不只是朋友啊!”

三年后...

白敬亭INS: 【图片1】“一个带发带的小男孩背着一个小女孩” 【图片2】“白敬亭背着吴映洁”(白敬亭和小男孩一样带着发带,穿的衣服也一样,吴映洁和小女孩的穿着一样,四个人是同一系列的衣服,一看就知道是亲子装。)

吴映洁INS: 希望小婷能像我一样越来越漂亮,嘿嘿!小杰能像爸爸一样越来越有担当!已经够帅啦~不用再帅来祸害人间了!【图片】“两个大人一人一边牵着中间两个小孩子的背影图”

魄魄: 这就是遇见幸福的样子...

来日可期。

(本故事纯属虚构,请勿上升真主,谢谢!)

评论(9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