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影子

薛定谔的魔法盒(1~5章)

薛定谔的魔法盒

第一章

——台湾——

吴映洁和白敬亭分别站在许愿池对面,中间的雕塑挡住了对方。

吴映洁: “如果我们的结局注定没有绚烂的花儿绽放,那我真诚的向魔法盒许愿: 拜托,让我可以晚来到这个人世一点,四年就好,那样的话,我是不是就可以去有白白在的世界呢?”

白敬亭: “...嗯...来生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,包括我。”

“咚~”硬币抛进了水池。

也许,在那个不美好的另一个世界里,世间的种种迫使他们不小心分开了,薛定谔的魔法盒一定会让现在的他们在一起的。

吴映洁睁开眼睛,喷水池还是喷水池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一种失落感,刚刚许过什么愿望也忘记了,“好像根本没有什么用嘛!什么啦~”

刚要走,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,掉进了喷水池。

“干嘛啦?”

“什么情况?”(异口同声)

吴映洁衣服都湿透了,站在水池里,冲撞她的人说教,“你干什么啦?路这么宽,为什么要撞我嘛?现在我衣服湿透了是要怎样啦?”

白敬亭伸头看着同一个水池里,另一边的那个女孩,吵吵嚷嚷的,说着一口他没听过的口音,很像河南方言。给他一种好熟悉的感觉,却说不上来是什么。

——台湾学校——

吴映洁湿潞潞的就到了学校,她一直是学校里很受欢迎的女孩,因为性格好,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喜欢她,看到她狼狈的模样,纷纷询问。

她一如既往的咧嘴笑着: “没事啦!换一下就好啦!”

借了住校生的便服,虽然性格大家都很喜欢,但是成绩差也是老师头疼的事。

高一(2)班,班主任正在对吴映洁一阵好说歹说,教导主任领着一个人来到班上,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北京来的高材生,因为家里原因转学来的,然后大家好好相处。”

“高材生好哈!北京的,我也是北京的!嘿~小伙儿,不错,长得还这么好看,不过我当年...”

“又来了!您让人家自己自我介绍好不好?”吴映洁躲在高高的书堆后面,怼了一句。

“吴映洁儿~谁让你坐下了?又看漫画书了吧!交,交上来!刚刚忘了说,你校服呢?我还没说你。”

吴映洁站起来,把漫画滑到抽屉里,“没,没啦!”

白敬亭看着那个穿着与众不同的便服的女孩:啊,好巧,原来在一个学校。

大老师给白敬亭安排的位置在吴映洁前面的前面,下课了,很多人都远远看着他,不太敢靠近和他聊天,因为他刚刚孤傲的自我介绍,让大家有了距离感。

旁边的黎小薰很激动的拉着吴映洁的手,小声道: “他好帅啊,你看见没?看见没啦?不要看漫画了啦!”

“好好好,知道了,有什么好看的嘛!白得都发光了,最好看了!满意了吧?”

吴映洁: 他那么闪耀,像是自带光环的故事的男主角一样,我怎么可能看不见他?只是,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第二章

白敬亭体育不错,很快和男生们也有了共同话题,只是不太能接受身体接触,连男生都排斥,更何况女生。

这天,体育课,隔壁班女生听说2班转来一个很好看的人,观察了几天,发现的确很符合她们的理想型,都特别想和白敬亭靠近乎,便计划来“碰瓷”。

其中一个最好看的女生,叫艾沫,她对自己很有信心,也是吴映洁的朋友之一。她跑步锻炼,跑过白敬亭旁边,然后假装摔倒,不愧是要考中戏的人,演技真的不错,只是...白敬亭并没有如她所愿的伸出手,然后接住她。

不远处的吴映洁看到白敬亭什么也没做站在旁边,艾沫慢慢爬起来,吴映洁跑过来问艾沫有没有受伤,转头就朝白敬亭吼: “喂!你是不是男人啊?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,看到她摔倒了...”

她见他高高的个子,自己得仰着头说话,很没有气势,便站到操场观众席的台阶上,瞬间,好像就高了他5CM,“你看她摔倒了,就不能扶一下嘛?”

白敬亭也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见她,就莫名的想笑,别过头,“噗嗤~”随即又用手遮住笑颜,转身跑步去了。

“哇!他真的很帅诶~感觉春天到了。”艾沫一脸花痴。

吴映洁: 笑什么啦?而且怎么可以笑得那么撩人呢?

“你没事吧?帅有什么用嘛,他都没扶你!很没有风度诶~”吴映洁替艾沫打抱不平。

“他肯定是看出来我是装的啦!”

——午后——

又被罚写检讨书的吴映洁,没写两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窗外的风轻轻的,吹动着她的发丝,暖暖的阳光也慢慢的照进来,印在她有些婴儿肥的脸上,教室里没有别人,只有她和他。

白敬亭带着耳机,一边听着歌,一边看着教辅,从位置上站起来,走到窗边,刚刚好挡住那道光,停下来,靠在窗边,尽管,那闪烁着的金色在书页上有些刺眼...

“鬼鬼~鬼鬼!”艾沫跑到他们班门口。

白敬亭冷漠: “可以小声一点儿吗?”

艾沫内心很激动,“嗯嗯,好好,好的,对不起哦!再见!”

也忘记了要找吴映洁干什么,回到自己的班级后,脸红彤彤的,兴高采烈的跟班里的女生们炫耀,“我和男神对话了耶!哇~”

白敬亭:声音那么大,会把她吵醒的。

第三章

那些对白敬亭有小心思的人,都用自己的方式喜欢着他,有的人希望做些什么引起他的注意,有的则默默守护着。因为,他好像一直没有对任何人不一样过,所以,虽然自己得不到,但是想到别人也一样得不到,就安心了许多。

后来的一个星期,白敬亭的代名词出现了——“注孤生”。

黎小熏之前给吴映洁说: “在台湾,本来他一个北京人,因为说话方式有一些不一样嘛,很多时候交流起来虽然没问题啦,但是总有些隔阂,再加上他自己的孤傲性格,更是没有什么人和他说笑了。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想和(han)他说话,可是又不敢,上次好不容易说上话了,结果我根本没有法接他的话嘛,好糗哦!”

她想出了神,也没注意到黎小熏拍过来的排球,“鬼鬼~你在干嘛啦?”

等她反应过来,白敬亭已经帮她挡下了排球,无奈的把球递给她。她接过排球,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那种熟悉感到底是什么呢?

不过,最头疼的还是,下午放学,老大又叫她去办公室了。

“哎呦喂,您说儿吧,你怎么这么厉害呢?回回考试,全校就那么点儿人,你就...就是这倒数二十个数里的,我求您嘞,你考试还是动动脑子呗,这值一个亿的脑袋...”

吴映洁很单纯的以为大老师在夸她,“谢谢老大夸奖!”

“哎哟,哎哟~这脑子,知道为什么值一个亿吗?”正巧,白敬亭进来了,“你,你给她说。”

183的白敬亭比157吴映洁高一个头,他微微歪头,看着她的短发,不自觉的又扬起了嘴角,“还是新的。”

吴映洁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,“北京儿话,都是这...这儿样吗?都带儿化音。”

“我们北京儿...诶!扯哪儿去了?那个小白啊,你教一下她,到底要怎么学习,古灵精怪的,都高一了,还这么不懂事儿,这本儿,你监督她,给我一直做,做到我回来为止。”大老师肚子突然疼,脸都有些扭曲了,捂着肚子去找厕所。

吴映洁趴在桌子上,拿着笔在草稿纸上随意的划着,眼前这个人却很淡定从容的看着书,吴映洁: 他是怎么做到明天看书的?

鬼: “那个,要不...”

白: “不行。”

鬼: “我还没说呢?”

白: “你冥思苦想那么多借口,不如用在学习上,我教你。”

说着,他搬椅子坐到吴映洁旁边,吴映洁本来不想听的,但是看他那么认真的样子,慢慢的听进去了一些,然后开始自己动手认真的做。他看她认真的样子,很欣慰,去楼道的自助机卖水。

刚买完两瓶水,所有的灯突然熄了。白敬亭只是觉得奇怪,正回去,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了撞到东西的声音。

“白敬亭!你在哪里呀?白敬亭?”

“哐嘡!” “嘶~”

她站起来,黑暗里,她摸索着,抓住了一只纤细的手,紧紧拉住: “白敬亭!”同时灯亮了。

白敬亭看着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孩,眼睛红红的,脸上还有没有擦掉的泪痕,他抬起手,用袖子给她擦眼泪。

“我在。”

第四章

那个意外很机缘巧合的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吴映洁开始对学习产生兴趣,不懂的题都会去问白敬亭;开始对图书馆有了一种偏爱,不管有没有想看的书,都可以去那里坐上一天;开始喜欢和黎小薰、艾沫她们呆在操场,虽然嘴上依旧抱怨,可心里有了以前没有的小激动。

——篮球场——

他一身休闲的篮球服,头上带着发带,远远的站在3分线外,身体轻盈一跃,篮球完成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。

“耶!进了!北京人都这么酷帅的嘛?真的越来越喜欢他了!”

“就是啊,是很帅啦!不过,注孤生果然是冰山啊,不知道谁可以融化他。”

艾沫握住黎小薰的手,两个人在那里感动。吴映洁之前在小卖部买了温水,因为例假,是要自己喝的。

什么时候,她和朋友们一样,也变得这么像花痴了呢?只是远远的看着他,心里就觉得很安心,又是什么时候呢?

结束了打球,他的粉丝们都会送上水和毛巾,只是每次他都不会接受她们的好意,他有自己的毛巾和水,如果没有水他宁愿渴着,大家都说他有洁癖,很好玩的是,他越是这样孤傲不领情,反而越是受欢迎。

回到教室,白敬亭发现今天没带水瓶来,铃声也打了,不能下楼买东西。吴映洁看出来了,把用来暖肚子的温水矿泉水瓶,递给前面的同学,让他拿给白敬亭。他接过水瓶,看后面的吴映洁趴着,转过身,可能因为太渴了,打开就喝了。

后来快放学的时候,白敬亭才知道吴映洁因为生理原因,今天一直很不舒服,所以才会一直趴着。直到放学,她都没有变得比较轻松,她为了不让朋友们担心,就让她们先回家了,说自己在教室里趴一下就好了。

白敬亭隐约听到她们的谈话,背了包在篮球场打球。

“白校草!干嘛呢?心不在焉的?”

看到吴映洁慢慢的从楼上走下来,把球传给他们,“不好意思啊,我先回家了!”背着包,他推着自己的自行车,慢慢的跟在吴映洁后面。

她走得很慢很慢,走了几步还蹲下来休息,很难受的样子。

白敬亭骑着自行车到她旁边,摸了摸后脑勺: “我...我载你吧!”

吴映洁也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,自己这幅模样居然被白敬亭看见了!轻轻的抓着他的书包带子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第五章

炎炎夏日,阳光普照,花正香,树正绿,空气里散发着青春的味道。

他们从真诚的向魔法盒许愿的时候起,这个时空便出现了,时空不分先后,不分主次,或许这里是因为之前的愿望才形成,但是在这里,他们也依然是他们,他们也有自己的一生,既然出现了,时空便会一起进行。

薛定谔的魔法盒不是万能,如果两个人没有缘分,那就算再出现无数的时空,他们也不会相遇,也许,在一开始的那个时空里相遇,也是另一个时空的真诚期许呢?

既然那么相爱,他们的相遇是注定,那撇开所有的阻挠,用一个时空来让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也成为了必然了。

————

时间过得真快,白敬亭这个北京少年,已经来到这里半年了,半年里也没做什么别的,只是听大老师的,教吴映洁功课。

白敬亭很喜欢一个人呆在图书馆的二楼窗子边,那里很安静,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楼下操场上来来往往的人。

吴映洁很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在操场里疯玩,嬉闹,每次都笑得很开心,不管有没有事,她都会往那边走走。

————

大老师在图书馆对面的办公室里看到了吴映洁,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,“吴映洁!”

操场上很多人都看向办公室,有一些人则看向吴映洁,“快考试了!你还不去找白敬亭补课!干啥玩意儿呢?”

吴映洁遮着脸,朝图书馆奔去,完全没有绕弯路,就找到了白敬亭,坐在他对面,一只手撑着头,另一只手在桌子上画圈。白敬亭也没抬头。

吴映洁见他认真得都没注意到她,就轻轻踢了一脚白敬亭,小声道: “老大让你教我做功课!”

他叹气: “唉~书呢?”

“没...”吴映洁正要说什么,一个别班的女生就一群人被推过来了。

那个女生把习题本放在桌子上,推过去了一点点,“那个同学,可以问一下你这个题怎么做嘛?我想了很久,因为其他同学都不会,所以...”

“你会吗?”白敬亭抬头问闲在一边的吴映洁。

突然被叫到,她有点没反应过来,“啊!什么东东?”然后她歪着头,看那个试题,心虚的冲白敬亭摇摇头。

“你过来,”白敬亭拉开旁边的椅子,“我教你,同学,你们一起听吧。”

那个习题本的主人也没办法,让刚刚推她的一群人跟着一起听,不过全程,他讲题就好像只是在跟吴映洁讲一样,懂不懂,会不会,清不清楚,都只问她,有些地方很简单,其他人都会,可是因为吴映洁不会,他可以再讲很多次,直到她都会...

“原来是这样啊~”

这天结束了晚课,艾沫又以和吴映洁一起回家为借口,来花痴白敬亭。

吴映洁懒洋洋的收拾东西,白敬亭拿了本厚厚的笔记,轻敲她的头,“老师给的任务。”待吴映洁接过,他便回家了。

翻开那简单的外壳来,里面整齐工整的字,让人赏心悦目。

“天啦!像是唐僧西天要取的经书一样!”

艾沫心里别提多羡慕了: “哇,你有进步诶,说话还带比喻的!”

鬼: “我的意思是,根本看不懂啊!”

艾沫: “哈哈哈哈哈哈,我说呢!哈哈哈,你怎么开窍了呢!”

鬼和艾沫: “鹅鹅鹅哈哈哈!”

(本故事只是同人文,请勿上升真主!!!)

评论

热度(12)